当下让你爽的东西,长远看为什么会让你不爽?

是什么让你现在很酷,从长远来看为什么你会感觉不好?

你可能会说:我知道,因为“棉花糖实验”证明能够延迟满足的人更有可能成功。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喜欢以“棉花糖实验”为例来证明“延迟满足”(意志力)的能力与人们成就的规模有很强的相关性。

然而,在过去的20年中,心理学界发现“棉花糖实验”存在很多问题,因此这个实验的态度被谨慎否定了。

因此,我的文章并不是说“自律人士会更加成功”,“不会自律会破坏你的生活,然后让你在将来更加不舒服”。

那么,应该如何理解文章开头的问题呢?

最近的一本书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来理解“即时满足”的危险。首先,很明显,所谓的“立即满足危害”并不意味着偶尔的即时满足会对我们产生任何不利影响,而是经常立即满足并立即满足危害。

这本给我一个新理解的书是《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杀死你》。作者Mark Schon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David Geffen医学院的临床助理教授。他的教学课程涉及心身医学,行为决策和压力环境中的表现。

作者的核心观点是:焦虑,恐惧和愤怒的根源是我们日益敏感的生存本能和对外部因素的过度反应的结果。

从神经科学的角度,作者解释了生存本能诱导消极情绪的生物学基础。它还探讨了如何使用错误的行为模式来平息内心的不适,为什么它会降低我们抵抗挫折的能力,并解释当前的社会环境。我们的生存本能变得更敏感,更容易激发。

本书最大的灵感来自于使用即时满足的解决方案来缓解内心的不适,从长远来看会让我们更加不舒服。

我们可以从三个层面理解这个结论:

越来越敏感的生存本能会对外界刺激反应过度,使我们更容易产生焦虑,愤怒,恐慌和其他不适;

一旦我们感到身心不适,我们就会想要通过即时的满足来安慰自己,但这会破坏生存本能,使其更加敏感,更容易被激发,并处于恶性循环中;

当前的社会环境诱使我们一直“满足”,使我们更容易陷入上述恶性循环。

01,过于敏感的生存本能,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什么是生存本能?

生存本能就像是事先编程的固定程序,指导我们在必要时本能地采取自助措施。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

我们的祖先生活在原始的丛林中。突然,一头熊来了头。在这个时候,TA是否立即转身逃跑,或拿起武器与之抗争?

在危险时刻,TA的身体迅速分泌肾上腺激素,激活交感神经系统,并让TA下意识地做出逃脱或战斗的决定。这就是“战斗反应”,这是一种典型的生存本能。推动行为。

这种生存本能是人类进化为在危险环境中生存的重要防御和保护机制。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环境所带来的生存威胁非常小,但生存本能所驱动的“战斗反应”仍在发挥作用。而我们的生存本能变得越来越敏感,即使是非常微不足道的情况,非常微不足道的不适也会刺激它。

因此,从生存本能的角度理解焦虑,愤怒和恐慌的不适可以得出结论,不适是我们过于敏感的生存本能和对不那么危险的信号的过度解释。

在许多人通常的理解中,有些人容易产生焦虑,担忧和恐慌,因为TA过于敏感。如果我们从生存本能的角度理解,那些容易受到负面情绪困扰的人确实太敏感了。他们的生存本能很容易对外部环境做出过度反应。

02.理性可以驯服本能吗?

理性能否驯服生存本能?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从大脑的神经科学基础中了解理性和本能如何融合在一起。

人脑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可以用来成为“生理大脑”,“情感大脑”和“思维大脑”。它们随着人类的进化和进化而不断发展。生理大脑是最古老的,情绪大脑是第二大脑,大脑最近正在发育。

其中,情绪大脑是生存本能所起作用的大脑区域,以及产生原始情绪的大脑区域。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人类饥饿,痛苦,愤怒,恐惧,快乐等原始体验的根源,以及这部分大脑区域的反应。通常是无意识和自发的。

思维大脑与人的思维能力,逻辑推理能力,抽象思维能力和其他思维能力有关。这部分大脑区域的反应通常是有意识的。

思维大脑和情绪大脑之间不断斗争。他们总是试图控制彼此:思维大脑试图否认情绪大脑的情感要求,而情绪大脑则认为其需求更加紧迫,并且不服从思维大脑的节制。这可能就是我们常说的“理性和情感之间的冲突”。

那么,谁将在理性和情感中获胜?事实证明,情绪大脑的力量超过了思维大脑。因此,在生存本能与理性之间的斗争中,本能占据上风,本能反应往往优先于理性思维。

强大的情绪大脑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它无法有效评估不适的危险。这使得它在发现危险信号时立即提醒时钟,从而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

有一段时间,我被焦虑所困,并阅读了很多关于如何缓解焦虑的书籍。当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启发是ABC认知行为疗法的理论(我还写了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经过一整年的焦虑斗争,我终于找到了克服它的最好方法):

A×B=C

A代表“导致情绪反应的事件”,B代表“我们对事件的信念或想法”,C代表“由事件引起的情绪反应和行为反应”。

这个公式让我意识到事实和我们对事实的情绪反应之间存在一层“信念和思想”。在世界上有不同信仰的人在面对同样的不幸时会表现出不同的情绪反应。

这也使我意识到我们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但我们可以改变面对困难的心态,即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想法,然后改变我们的情绪。

那时,我认为ABC理论是缓解情绪问题的灵丹妙药。但在理解了生存本能的概念之后,我意识到ABC理论的本质是理性地调节情绪,但当情绪反应过于激烈时,可能会有任何合理性。很难控制它。

我也意识到,当理性无法控制情绪时,我们只能诉诸另一种方法:驯服生存本能。

03,即时满足会增加不适感

即时满足是本能的傲慢。傲慢的本能将变得越来越敏感。一点点不适会刺激它的警钟。

你可以做一个类比:生存本能就像一个孩子。你骄傲的越多,你的脾气就越差,所以如果你遇到一些不顺利的事情,那就会发脾气。

回想一下:当你非常饿的时候,你想立刻给你送一个外卖,如果外卖的兄弟迟到了几分钟,你会开始想起你的想法;当你玩游戏时,如果手机被卡住了,你想要粉碎你的手机吗?在拥挤的道路上行驶,你是否容易“道路愤怒”.

我们对不适的耐受性和耐受性变得越来越弱,我们越来越不耐烦了。

快餐文化的盛行,互联网的普及,电子设备的转型,色情的兴起.我们生活在一个给予我们越来越即时满足的社会。

这种文化氛围即时满足,同时也激发了我们的直觉。一旦我们感到不适,我们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快速获得满足感。

有时,为了追求快速的安全感并迅速治愈心脏的不适,我们将展示“逃避性行为”,并诉诸酒精,游戏,虚拟世界,性和其他外部事物来满足内心的不适。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形成一些坏习惯。

然而,坏习惯只能暂时掩盖其背后的不适和生存本能。在我们体内,这种不适感不断增强,并且变得越来越像癌症一样严重。而且,我们依赖外部安全的时间越长,我们使用内在资源来管理恐惧的能力就越差。

随着我们越来越依赖即时满足,我们的“不适阈值”越来越低。生活中的一点点恶化将使我们反应激烈。

作为一个90岁的老人,我曾经是最痴迷于长辈的人,并说:“你们这一代人正在遭受越来越多的痛苦。”我认为这是他们对我们的偏见。似乎这句话有一些道理,但它可能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而且也不是所有受“即时满足”文化影响的人。

Adam Alte在书《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中写道,他对所谓的“硬豁免”感兴趣,并找到了足够的证据支持以下结论:

低剂量的精神困难对我们有益。

富兰克林罗斯福曾说:“唯一值得担心的是恐惧本身。”我们的身体每天都在发起战争,这些因素不能称为威胁,感到焦虑,担忧和恐惧,这反过来影响我们的工作表现和关系。

如果我们能够管理生存本能,那么感受恐慌和焦虑等不适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更有可能在压力下做出正确的决定,表现良好并取得更大的成功。

也许你还想看

●?警惕垃圾,你需要知道“行为成瘾”的真相

●?在那些说自律无用的人中,自律的误解是什么?

●?在一整年的焦虑中奋斗,我终于找到了克服它的最好方法